议案提案点击|乔旭委员:鼓励“梯度就业”,设立“大学生工程师计划”

交汇点讯 “就业是最大的民生”,大学生就业是一个系统性社会工程,如何解决好这个问题?今年全国两会,全国政协委员、南京工业大学校长乔旭准备了《关于新发展阶段促进大学生就业的建议》的提案。

乔旭表示,当前,我国社会经济发展进入了新发展阶段,大学生就业形势也发生了很大变化。“就业是项繁杂的系统工程,既需要顶层设计,做好政策配套与衔接,又需要社会多元参与、共同发力。”乔旭建议五措并举、协同发力、稳步推进大学生就业工作。

“基于‘延迟就业’持续升温的现实,教育主管部门和人社部门在认定应届生的标准上最好统一,让毕业生‘社会新鲜人’的身份不再受制于毕业时限与是否缴纳保险。”乔旭建议,从高校实践效果来看,现有就业率统计方式也有待改进,以宽口径统计更加切实。他表示,当下本科毕业生中二次考研、考公的人数逐年增多,一些高校未就业毕业生中参加二次考研的比例过半。此外,由于“应届”身份在求职、考试、落户、尤其在公务员招录等方面具有优势,导致一些毕业生为了保持“应届”身份一次就业慎之又慎,出现了待价而沽和“慢就业”甚至“不就业”的现象。为打破这一“怪相”,他建议调整统计口径。把二次考研、二次考公、提供报考材料者都纳入“灵活就业”范畴,纳入教育主管部门的就业统计指标中。淡化“应届”身份。教育主管部门、人社部门和用人单位淡化对“应届毕业生”的要求,不将“毕业生报送过就业相关信息、购买过社会保险等情况”作为限制公招、公考的报考条件。鼓励“梯度就业”。引导大学生革新就业观,改变“一步到位”的就业理念,在意向岗位缺少的情况下,先选择扎根基层,网络技术从小做起,积累经验,提升能力,为后期发展打牢基础。设立“大学生工程师计划”。参照国家选调生、大学生村官计划方案,设立面向中小企业的“大学生工程师计划”项目,选拔优秀应届毕业生到中小企业工作。完善制度保障体系。面向后疫情时代的新就业形态,修订就业促进法、失业保险条例和工伤保险条例等法规,建立适应灵活就业特点的劳动合同制度及社保缴纳规定,建立健全劳动争议处理机制等。

“一方面大学生就业难,另一方面中小企业、制造业一线等人才需求旺盛。”如何解决这一供需矛盾,乔旭指出,“中小企业在稳定性、薪酬待遇、工作环境和知名度等方面处于劣势。一些数字经济领域的企业,采用非雇佣形式的新就业形态,又难以纳入就业统计指标中,这也成为大学生择业的回避项。”为此,他建议采取人才派遣制、提供配套与激励和建立人才流动制三项举措,确保“大学生工程师计划”实施,以此作为“稳就业”的重要支撑。 “地方政府根据中小企业需求确定‘大学生工程师’名额,经高校推荐后,政府集中选拔或由企业直接招聘报政府批准,确定人选并派遣至中小企业工作。在提供住房、津贴、培训等保障外,企业要给予‘大学生工程师’一定比例的知识产权股权激励。”他表示,除此之外,还要允许“大学生工程师”利用创新成果另行创业,企业与个人协商确定分配机制;报考公务员的大学生工程师,要参照大学生村官政策优先录用。

通讯员 杨芳

新华日报·交汇点记者 谢诗涵